阴阳师妖行录在线试读精彩阅读 蒲公英祝福在线试读完本

阴阳师妖行录在线试读精彩阅读 蒲公英祝福在线试读完本

时间:2021-08-09 04:12:16编辑:一夜惊魂人气:

主角是蒲公英祝福的小说《阴阳师妖行录》此文是天涯绘筆原创的二次元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我说,你要不去花鸟卷的画境里呆着?”青年回过头,一脸纠结对辉夜姬说道。正闲着无聊的辉夜姬抬起小脸,质问道:“为什么?”“呃…… ...

《阴阳师妖行录》 彻骨相思 免费试读

“我说,你要不去花鸟卷的画境里呆着?”青年回过头,一脸纠结对辉夜姬说道。

正闲着无聊的辉夜姬抬起小脸,质问道:“为什么?”

“呃……”青年一脸的蛋疼,自从辉夜姬觉醒了记忆后,也就觉醒了天人一族自带的发光天赋,每次使用妖力就会像个圣光灯一样。而辉夜姬这个宅女又不喜欢走动,每天用妖力化个大竹子飘着,要是晚上还能拿来照照明,大白天的就真是闪瞎眼了。奈何辉夜姬不是他的式神,他又不能命令她。

“你如此明目张胆地散发着大妖的气息容易引起其他大妖的敌视……”青年找了个看上去很合理的借口。

“上次你也这么说,结果哪来的大妖,反倒是人类差点伤了你。”辉夜姬鼓着小脸不满地说:“我才不要窝在那个虚假的世界里。”

“我差点被人类伤了不也是你害的,我叫你进去没毛病啊。”青年苦笑着反驳道。

“那种误会哪有那么容易发生……”

嗖——辉夜姬话还没说完,便有一支利箭凭空射来,钉在了一人一妖中间。

“……”

“……”

“什么人!”一道厉喝自身后出现,青年定睛看去,远远的树上蹲着一个士兵打扮的人,手上还持着一把弩。

“哟,看来遇上军队了。”青年摇着头自嘲了一下,“我真是乌鸦嘴。”

看到辉夜姬这么一个明显的妖怪在,士兵也是十分谨慎,不过比起普通人来讲,军队对于妖怪并不怎么恐惧,历代被军队剿灭的妖怪也有不少。

“别紧张,我是阴阳师。”青年举着双手,放出一堆小纸人在身边飘啊飘,这是阴阳师最常见的术式,人人会一手。

士兵犹豫了一下,大声喊道:“请在原地等候不要乱动,我去禀报一下。”

青年看着士兵匆忙离去的背影,疑惑地摸着下巴,“奇怪了,遇到军队驻地不是应该赶我们走吗?呐,辉夜姬……”青年转回头,辉夜姬已经不见了踪影,倒是花鸟卷飘在空中团着自己的画卷,看到青年看过了回答道:“辉夜姬说适应不了人多的地方,就到画境里去了。”

“果然是宅女么……”青年嘟囔了一句,回过头来,士兵已经很快地带着一个军官回来了。“

阁下可是阴阳师?”军官隔着一段距离远远地问道。

青年伸手掐了个印,身后的花鸟卷化为小纸人回到了青年手中,被青年收了起来。青年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笑道:“有什么事说吧。”

军官一见,忙低头行礼说:“末将冒昧,先生恕罪。此事不可外传,还请先生随我们回营谈。”青年拂了拂手,双手别在身后眯着眼睛以一副高人的姿态走了过去。

青年被军官带着走进军营,目光不经意地四处瞥了一下,发现这个军营并不大,营帐军备都有些简陋,士兵也没什么士气,看到青年的到来,好奇地盯着看。

“你们这是那支部队,我怎么不记得这边有驻军。”青年偷偷瞄了一眼没看到旗帜,心中有了大概地猜想,随口问道。

“不要问太多,我们有求于你不代表会满足你的好奇。”军官回答得很不客气,对青年这个阴阳师并不是很当回事。

看来是某个势力手下的私军啊呢。青年心底冷笑了下,难怪对他这么不客气的,一支不存在的军队,随时可以扮作山贼强盗,烧杀掳掠都没有人管,难怪不在乎阴阳师的背后势力。

“到了。”军官在中央大帐前停住,抱拳喊道:“将军!”“进来……”一个虚弱的声音慢悠悠地传出来,仿佛快要死了一样。

“咋回事?”青年进账,看到床榻上躺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然而眼眶凹陷,精神萎靡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将军突然卧病不起,军中大夫检查身体并无大碍,说是操劳过度,然而将军纵使养病也是一天比一天虚弱,我们怀疑是妖物作祟。你既然是阴阳师,应该能够看出一二吧。”军官抱剑堵住门口,一副你不检查出来就不然你走的态度。青年轻嘲地呵了一声,走上去查看将军的病情,伸手把住了将军的脉搏。

“话说,帐子里怎么有股淡淡的香味,大老爷们还用香粉么?”青年闭着眼睛把脉,顺口问道。

“那是将军的宠妾,你别多问。”军官冷淡地回答。

“那就是了。”青年放下将军的手,站起身来查看脸色道:“纵欲过度,看来这位将军的宠妾一定很诱人是吧。”

“不可能!”军官一口反对道:“那宠妾住下已经很久了,怎么可能最近突然纵欲过度。你一个阴阳师我让你看的是有没有中邪,你会看病吗?!”

“我除了是阴阳师外还是个医师,我看病总比你们军中大夫靠谱。”青年拍拍手站起来,别在身后往门口走去。

“等等……”榻上休息的将军抬起头,有气无力地说道:“先生说言不虚,最近本将不知为何确实纵欲了些。”

青年看了一下,回头对军官说道:“我觉得你想找原因的话不如去找那个宠妾,问她到底给你们家将军灌了什么迷魂汤。”

“夫君?”帐幕被掀开,一个女子端着木盆进来,容颜娇艳,吸引着青年侧目望去,一直不离开。女子端着热水在榻前跪下,浸湿了毛巾为将军擦拭着身子,一脸的柔情爱意。

“呐,以妾的地位可以叫你家将军为夫君吗?”青年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转头对军官笑道。

军官一听也皱起了眉头,“这……我没注意,以前她都是叫老爷的。”

“哦……”青年看穿真相似的长吟一声,点点头转过身走到女子身边,低身浅笑着问道:“在下观夫人疑似身体有恙,不知可否借手一观。”女子畏惧地看了看青年,往榻边一缩,靠在将军身边。

“让他看看……”将军拍了拍女子,低声说道。

将军发了话,女子不敢不从,低头抿着嘴,将纤纤玉手伸了出来。青年手伸过去轻轻托住女子的手掌,抬头对着女子轻笑一下,一道黑色的结界线骤然从青年手中冒出,缠住了女子全身。

“呀!!!”女子尖叫一声,奋力想要挣脱,岂料结界线愈发收束,将她的曲线都勒了个清明。

“不知先生此为何意?”虽然只是个小妾,但她依然是将军的女人,军官上前几步,手掌按在了剑柄上,随时可能发难。

“别紧张,言灵以灵力为媒介,不会对普通人起反应。”青年掐着印,目不斜视地盯着哀嚎的女子。

几个呼吸过后,女子的声音弱了下来,似是失去了支撑一样瘫倒在地,而在她的脚边,她原本站立的地方,言灵束缚着一个脸色苍白身形虚幻的散发女鬼!

“何方妖孽!”副将抽剑向前,青年飞快后退一步,伸手将他的佩剑按回鞘中。

“杀……杀了这妖怪!”将军激动地侧着身,伸手指着女鬼,一脸惊慌。

青年‘呵’了一声,按着副将的手拍了拍,暗示他不要妄动,自己则走到那个女鬼前,仔细端详起来。

“快啊……这个妖怪意图害我,你们快杀掉她啊……”将军颤巍巍地喊道,向副将挥着手。

“将军认识此妖吧。”未等副将反应,青年抢先出声道:“哦不对,应该是认识此妖生前。”

“胡扯……本将军怎么会和妖怪有关……你不要,血口喷人……”将军喘着气否认,很是激动。

“这女鬼附身在你的宠妾身上却未曾害你,还照顾生病的你,总归和你有点关系。”青年扭头盯着将军说道。

“胡扯,她都吸我精气了还说不害我…”将军奋力吼道。

“然而她并没有吸你精气。”青年慢悠悠地讪笑一声,“不然我进来一眼就能看出来了。你,真的只是纵欲过度。”

“将军不愿意说的话,那就只好让当事人来说了。”青年瞥了一眼,抬手一点,结界飞速消散,被封印的女鬼睁开了眼睛。

“夫君!你没事吧?”获得自由的女鬼,睁开眼的第一件事是扑向了半撑着身子的将军,关心的问着,然而迎接她的却是将军地惊慌和副将的拔剑相向。

“看来你做了亏心事,所以看到发妻变为女鬼以为她来找你报复才这么急忙地想要杀掉她,对不对?”青年慢悠悠地转过身,插着手一副看戏的样子。

“夫君……”女鬼听到青年的话和将军的反应,悲痛欲绝泪流满面。

“先生即为阴阳师,怎能纵容妖物肆意!”副将提防着女鬼,目光凌厉地怒视着青年,不管将军是个如何的人,他也必须保护将军的安全。

青年啧了下嘴,淡漠地回答道:“我们降妖除魔除的都是危害人间的妖魔,她既然没有害你们,我本没必要捉拿她。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这女子化妖了还不忘来照顾夫君,而将军这副对待亡妻的态度,未免太刻薄了吧。”

“咳……不过一个阴阳师而已,也敢如此大言不惭……来人呃!”这里是军营,将军显然底气有些足,不过他戛然而止的呼喊声显然没有那么有底气。

青年整了整衣服坐下,翘着二郎腿看着前面两人,贱贱地说:“你们似乎对我有些误解。”不用青年解释,那只从后面按着将军天灵盖的纤手便足以解释这一切了。

“青行灯……”副将低声颤抖着,能够当上将领的都有些见识,一眼便认出了这个传说中的大妖。集军队之力剿灭高级妖怪或许不难,但是剿灭大妖还没有过先例,谁也不敢冒险。

“你到底想怎么样?”将军粗着声音问道。

“我不怎么样。”青年手臂杵在椅把手上,撑着下巴嬉笑着:“我是阴阳师,你们生前的事我不管,我只管调查她化妖的原因,你只需要告诉你和她化妖有没有关系就行。”

“当然没关系……”将军急忙说道,却被青年伸手打断反问道:“你那么急着除掉她,到底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呢?我来猜猜怎么样。看你亡妻的样子你应该也是平民吧,平民可永远做不到将军呢……”

“我……”将军欲言又止,看了眼挂着泪珠默默站在一边的女鬼,低下头很不情愿地小声道:“入赘了……”

青年伸手制止了将军接下来的话,他入赘了哪一家,他们这支私军属于谁家势力青年知道了并没有好处,他只要知道答案就够了。

“你怕他们知道你抛妻弃家是吗?也对,贵族是很看重品德的,呵呵……”青年冷笑一声站起来,瞥了一眼后转身走过女鬼身旁,轻叹着问道:“他不愿留你,为他好也是为你自己好,离开吧。”

女鬼神色黯然,仿佛失去了力气,无力地跌坐着,潸然泪下。

静谧的夜色下,篝火摇动着妖娆的身姿,在青年脸上留下忽明忽暗的光点,食梦貘仰头嚎了一声,化为纸人回到了青年手中。

“怎么样?”青行灯坐在青灯上,俯下身问道。

青年摇了摇头,遗憾地回复道:“没有结果。她丈夫早年离家,向她许诺了美好的未来。然而丈夫却长年未回,她对丈夫思念难耐,最终动身寻往军营,到军营的时候,她看到丈夫成了将军,怀中却搂着陌生女人,但是她对丈夫太过思念,于是便附身到了宠妾身上与他抵死缠绵。”

“没有什么线索吗?”青行灯回回身子,倚在青灯上撑着下巴问道。

“记忆中间似乎有一小段的路程跳过了,似乎有问题,我打算去看看。”青年看了一眼沉睡的女鬼,轻轻叹了声气。

“你为什么对她的过去那么在意?这很重要吗?”辉夜姬小睡了一会儿,醒来后听到青年和青行灯讨论着女鬼的情况,随口问道。

青年哑然失笑,打趣道:“都说辉夜姬才貌无双那我就来考考你,看得出她是个什么种类的妖怪么?”辉夜姬揉着眼睛,两只大眼睛瞪着篝火旁沉睡的女鬼看了一会儿,瞪出了眼泪也没看个明白,只好擦着眼泪悻悻地说:“我看的都是些山河图志、雅言经作,对鬼怪之事并不了解。”

“亏你自己还是个妖呢。”青年白了辉夜姬一眼,指着女鬼解释道:“人有三魂七魄,人将死魂即散,因为死亡的过程大都很短暂,因此鬼魂一般都保持着生前的模样。然而这个女鬼虽有生前样貌却全身苍白体内有白骨若现,说明她是遭受长时间虐待致死且死前为残尸,因此前后离体的魂魄形象不一,变成这副样子。而且她的伪装能力特别好,附身在那小妾身上我和青行灯居然都没能发觉,所以……”“骨女。”青行灯不愧为怪谈专家,一下子便接过了话题,“生前被蹂躏致死的女子,愤恨而死后化为厉鬼向人索命,因为尽数为残躯,所以常用人皮伪装自己。”

“她的所作所为并不像厉鬼吧?”听完女鬼的来历后,辉夜姬不禁升起了一股同情。

“生物都有自我保护机能,在遭遇精神上无法承受的打击后,身体会自动忘却这部分记忆来保护自己不崩溃,我想她可能正好在怨气实质化但人还没死的时候自我保护了,虽然变成了骨女,却不知自己为何成为了妖怪,自然也就没有为祸的动机。”青年耐心地解释着自己猜测的结果。

“那为何还要刨根问底?”辉夜姬疑惑地问道。

青年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骨女虽然少见,但她的出现却有很大的人为因素,因此存在可复制性。若是放任凶手逍遥法外,恐怕会出现更多的骨女,其她骨女可就不一定这么温和了。我也是考虑到不能刺激到她的记忆,所以只能自己寻找答案。”

“你倒是用心良苦啊。”辉夜姬感叹了一下,喃喃道:“难怪能得大妖自愿追随。”

“吼,加你一个不?”青年恬不知耻地把脸凑过去,得到辉夜姬回赠的一对白眼。

黄昏的晚霞发着火红的光芒,只不过走在山谷中的青年感受不到这股温暖的色彩,一步步走过的尽是冰冷的荒凉。按照骨女记忆中的路途,这里便是记忆缺失后的,也就是案发的地方。青年四处望了一遍,寻着草地走去,那里是最好的抛尸地点。

“那里。”身后的青行灯现出身形,正高高地挂在空中,指着一处茂密的乱草,轻叹着发了声。

青年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拨开杂草找到了那具残破的尸首,斑杂的血痕遍布在赤裸的遗体上,面目与形体都已血肉模糊。青年轻叹一声脱下外衫盖住了大半的区域,仅留下依稀尚能辨认面容的头部,以及一双半睁着,充斥着绝望的死灰色的眼睛。画卷铺展开,花鸟卷展开画境,以津真天带着百目鬼飞了出来,落在了遗体边上。

“你不是说随便取走别人的眼睛是盗窃么,怎么这时候又来要我做这种事了?”百目鬼一脸不配合地扭头望天,青年想要做什么并没有瞒着她,知道青年有所求所以她也趁机闹闹别扭宣示抗议。

“放心,我会还回去,不会给你的。”青年在百目鬼脑袋上敲了两下,“我可不像你,对别人的东西我可不感兴趣。”

百目鬼抱着她怒瞪了青年一眼,恶狠狠地哼道:“我才不会对这种污浊的眼睛感兴趣!”

“行行行,你的眼光超级高,赶紧的。”青年又好气又好笑地附和着,百目鬼才不情不愿地伸出秀手按向了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

“事情结束后你打算如何处置这只骨女。”辉夜姬从画境中钻出来,立刻化出一根竹子坐下,问着青年,“你打算带着她吗?”

“不了,她的心不在,去哪都是痛苦。”青年摇了摇头,想了一下后说道:“送她去冥界吧,如果孟婆汤能忘记一切的话,对她来说倒是个好事。”

百目鬼看完记忆脸色苍白站起来,擦了擦手中的污渍,倍感同情地说:“充满怨气的记忆啊,或许让她忘记一切真的是最好的选择。”

“你没事吧?”青年看到百目鬼脸色不好,担忧地问道。

“以她的视角经历这些确实不好受,所以你还是别看了。”百目鬼愣了一下,随后调整了一下状态,指着山上继续说道:“她寻夫途中,山贼劫了她。”

不需要再多的话,百目鬼准备回到画境小黑屋,青年笑了一下,叫住她:“多谢了,好好休息。”百目鬼瞥了青年一秒,不说话的回去了。

“接下来呢?”辉夜姬向后仰着头,目光看向了百目鬼指向的山头,小嘴微张道。

“人世祸根,当立除之。”青年瞥了一眼山头,甩袖踏步走上上山的小道。

残阳染血,染血的不只是残阳。青年做好气势地走来,沿途却未有任何阻拦,没有迎来激烈的战斗,也没有惩恶扬善的正义,只有遍地狼藉的残尸断臂,似是一场屠杀。青年走过渗血的土地,一眼望过去,那些曾经为非作歹的人,可曾有想过今天的下场。青年伫立半晌,转回头离去,恰好一阵山风掀过,卷起沾染尘泥的一支黑羽,飘向了空中,被青年伸手擒住。

“天狗……”

阅读全文
阴阳师妖行录

阴阳师妖行录

《阴阳师妖行录》这本书,是我看网络小说将近十年以来,所看过的用诗词最多,水文最少,作者文化底蕴最深,错漏最低,剧情最紧凑,文笔最通顺的一本书,难怪作者还没写到一半的时候,就有出版社的人上门找作者洽谈出版该书,这绝对是值得强烈推荐的一本书。

作者:天涯绘筆 类别:二次元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阴阳师妖行录在线试读精彩阅读 蒲公英祝福在线试读完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