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舞》主角沙华曼珠大结局免费试读_迷烟小说网

《惊鸿舞》主角沙华曼珠大结局免费试读

《惊鸿舞》主角沙华曼珠大结局免费试读

时间:2022-05-12 08:19:14编辑:小金刚

独家完整版小说《惊鸿舞》是聖鍩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沙华曼珠,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们不是府上的人。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卿囯手中握了长剑,非常不友善地指着我们,冷翠色长裙拖地,披发戴胜泛着月色冷光。惠风卷 ...

惊鸿舞

推荐指数:10分

《惊鸿舞》在线阅读

《惊鸿舞》 第八章 再顾卿囯(3) 免费试读

“你们不是府上的人。你们是谁?怎么进来的?”卿囯手中握了长剑,非常不友善地指着我们,冷翠色长裙拖地,披发戴胜泛着月色冷光。

惠风卷过几片伶伶扶桑花瓣,墙角几株凤仙花打着花苞有些昏昏欲睡。晋国昼夜的温差大,太阳一落山,青石凳便有些凉手,能有今夜这样暧昧的夜晚实属不易。

可此时说是来赏月,似乎不大合适。

“西钥姑娘,”我见她紧了手中的剑,立马识趣地将刚要迈出的步子收了回来,谨慎敛住袖子对她作了一揖,“实不相瞒,你我相遇并非偶然,缘是你夫君托了我来找你。我既那人钱财,也要替人消灾。我此次来寻你,是想你们大概有什么误会,姑娘不如见他一面说开了也好。”我想了想又道,“姑娘可知曼珠仙山?你夫君如今就在曼珠山等你,如果你们谈崩了,他想要伤你,我们也是万万不许的,姑娘莫怕......”

西钥卿囯的脸随着我每一句话,便递进似的更冷了一层,我默默语塞,完全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求助Xing地瞥了一眼一直默不作声的秦汐,忽然疑惑道:“咦?你是怎么进来的?”

秦汐随意道:“看你进来了,便也跟着劈开结界,闯进来的。”

劈开......

我眼角一抽,那岂不是说,我费尽心思小心翼翼进来,又小心翼翼修补结界,都白费了?偷偷瞄了两眼西钥卿囯,心中来回一个思量,我诚恳地对秦汐道:“你一个太子,不仅赠我面具怂恿我来做坏事,还破坏别人施咒的法器,这样真不好!”

秦汐默默看了我一眼,我昂起头底气十足道:“怎样?”

秦汐不慌不忙地抄起手打量了我一番:“姑娘‘怂恿’这个词......用的甚妙。”

他这样一番动作,倒让我想起一个人来。

.

大约在五十多年前,我还未得一具实体时,曼珠山夜间偷偷到访过一个神仙。那夜,老头布了法术,整座曼珠山楼照在一片睡起中,几只睡得不稳健的鸟雀栽下树,咂了几下小红喙,小爪子微蜷,在地上滚了滚,似是做着什么好梦。不需要睡觉的我,有幸成为了除却老头之外唯一一个清醒的人。

因为没有身体约束而变得十分硕大的我,飘飘忽忽黏在一棵榔梅树背后,探出头偷看。其实我完全不用如此费心。一是因为我没有身体,一眼望上去本就空无一物,二则是老头与新来的神仙都不是凡人,若是能看到我,一棵树也完全无法起到什么遮掩效果。然而当时我并没有想到。

自从被老头唤醒,带回曼珠山,我逐渐可以生活自理,脑子却并不很灵光,老头说这是因为我魂魄残缺,影响了智力。如今有了身体有了曼珠沙华的控制,这才勉强像个正常人。

神仙降临曼珠山的时候,我正飘在空中百无聊赖地研究怎么能戳醒那几只躺在地上睡昏过去的鸟。忽然听见辽远处有礼乐钟鸣,万马奔腾,抬眼的时候,东方一团祥瑞紫气缓缓而至,彩云翻飞,白鹤,金龙环绕左右。待至近处,腾云而下的却只有一白袍银发男子,身八尺而欣长,手负于背后而立,面如出水芙蓉婀娜姣好,这样细细一想,倒与秦汐的气质有几分神似。只是他看上去要更加遥远,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圣洁得与夜晚墨色格格不入,像一轮从天而降的月亮。

银发男子手中握了一只半死不活的小蛇,正与老头说着什么。呆了半晌,我美人也看厌了,不免有些乏味,无声地打了个哈气准备转身离开,却正好撞见他与老头同时望过来的目光。我滞了身形,有被人捉Jian在床,哦不是,是捉现行的窘迫。

男子的左脚微微踏过来一步,右脚也轻轻跟上,这样面正正经经地与我面对了。银色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柔软地荡在空中,发着淡淡光泽,曼妙的不像样。

他伸出一只空着的手,对我笑了笑:“你受难之时我正在闭关,不知你被Jian人所害,”他方一说“Jian人”之词,我这一双尖得不能再尖的眼睛捕捉到老头面上一丝汵色,男子却继续慢悠悠叹息道,“你如今失了记忆,见我倒不躲了。我心中真不知到底是希望你记起好些,还是一直这样好些。”他的声音很远很远,像千里之外的神音,带着不可捕捉的空灵,在山间萦绕。

那个手势,很像邀请。我站在原地没有动,眼神却望着那条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小蛇,它安静的闭着眼睛,身子却却微微发着抖,很害怕的形状,竟连本能的装死都装不像。

他说,我就这样就好?不生不死,无人看得见听得到,怎么会好些?我张了张嘴,但想到自己早已无法说话,惺惺作罢。

男子却似读到我心语似的笑了,见我盯着他手中那只软趴趴的小蛇,他面上又凉了一些道:“我今次过来本是寻找我万年前遗落的一枚精元内丹,正瞧见这条蛇又要害你,便顺手禽了。”

他这句话很奇怪,可那时我并没在意。听说有蛇要害我,我眼睛亮了亮,Chun眠不觉晓,处处蚊子咬,山中竟然还有不怕我的动物?真是好蛇!英雄啊!这样的蛇要是被杀死了,不知还有没有第二只了。

银发男子道:“我不会杀她,只是将她伤其筋骨,打回原形罢了。我本就可以立即杀掉它,却奈何你的命格早已打乱,若是再过多偏差,你很可能就会消失在这个世上。这条巴蛇既然是你的一个劫数,我便不能动她。不过我为你算过,虽然艰难,你仍能度过她这一劫,你要小心的,是比妖魔更可怕的东西。”他说到此处,仰头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我,眼中暖暖的温柔和深沉的,夹杂着一种巨大的,无法掌控的莫名情绪。他抄起手,不慌不忙地将我从上到下打量一番后,静静说,“是人心。”

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被世人供奉在庙宇中膜拜的太微东霞扶桑丹林大帝上道君——东皇太一。

.

剑尖在空中顿了顿,轻轻垂下。

“你就是太子?”西钥卿囯轻轻吸了一口气,语气有些干涩。

秦汐微微一笑:“在下不巧,刚好便是。”

空气中飘荡起一阵莫名其妙恰到好处的尴尬。

西钥卿囯垂头跪地道:“臣女不知太子殿下大驾,恭迎殿下。”声音不卑不亢的格色。

秦汐望了望月色淡淡道:“我既不是白日摆驾来访,你便不需对我行什么大礼。若你对我行此番大礼,我更需提醒你一番,见太子前的礼数则是要三日之前沐浴更衣,焚香礼拜,见到我时需三拜三叩。这一番,礼数宫女该是教过你的。”

西钥卿囯怔了怔,恭敬地回道:“是。”

我们被正当地请入Chun风十里的厅房。十几盏烛灯燃起,照亮了整个屋子。琴棋书画,梅兰竹菊,桌子上还放着半个为绣完的,鸳鸯戏水图,女子闺中趣尽显无遗。想起我在曼珠山上的无名小院,我有些汗颜。

一盏热茶,几转寒温,我这才有时间将贾倾城拜托给我的事与西钥卿囯详尽道了一番,说是详尽,实则事情的原委我许是连西钥卿囯所知道的都不及。比起贾倾城去寻我时的急迫,西钥卿囯似乎并不上心,只是平静地重复“她与贾倾城之间再无瓜葛,与诅咒无关”这句话。令我好生为难。

承认自己有病的人,你可以给他治,若是不承认自己有病,或者知道自己有病,却不与郎中讲出自己的症状,那就算你知道他病因所在,也只能任其自生自灭了。可我不甘心,卿囯想要自生自灭,我却还惦记着她夫君的那条Xing命。

秦汐饮尽了手中最后一口茶,悠悠道:“自从西钥姑娘回到太尉府,便不再与人接触。所以姑娘大概并不知道,太尉很忧孙女心切,出动兵力在整个晋国屠杀倾城的手足部下,逼倾城现身。为此,更多女子没了丈夫,子女没了父亲。西钥姑娘深明大义,私人恩怨和无辜人的Xing命当要好生拿捏。”说着,秦汐眉头微微一皱,露出惋惜和伤感的表情,“子衿姑娘不远万里前来相劝出于好意,倾城若真如你所说的无情无义,又怎么会特意寻到曼珠山。若姑娘与倾城之间有什么误会曲折,说开也好。”

秦汐感同身受的神情,差点就让我忘记了这是一个在大街上扬言要杀掉人家祖父的人。我看着他变化多端的表情,忽然很敬畏,那不是一张脸,而是一个多变的面具,这才是行走世间的最高武艺,而他已经修行到了炉火纯青。

我们未留很久便离开了,西钥卿囯将我们送至门口道:“望太子和姑娘容我想想。”我知道,她已经动摇了。

动摇的原因,大概是秦汐提及的那句死伤了许多无辜人,起了作用。

临走时,我用门庭中的尘土和一段葡萄藤,随手补给西钥卿囯一个简单的结界,算是秦汐劈开她结界的赔礼。

.

从Chun风十里出来的第三天,我终于按耐不住想要再去找一趟西钥卿囯,重新游说的冲动。秦汐幽幽道:“今日暮至鸟归巢之前便会有所答复,若是那时她再不同意,我随你去绑了她便是,你先不要在这里转圈了。我被你转了一上午,头都晕了。”说着,等我走至他面前时,便伸出一只手拉我站住,把我扯到他身旁的一处藤椅上,递给我一把他方剥好的杏仁。见我诧异看着他,他道,“每日总需活动一番手指,今日你在这里,便便宜你了。”

我接过杏仁道了一声谢,拿起一个放在嘴里嚼了嚼咽下道:“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他轻轻看了我一眼,掸去手中剩余的杏仁渣,慢慢道:“也巧,我也有时想要问问你。既然如此,我们便一件换一件吧。”

我翻了翻眼睛,觉得他连这都要讨价还价,真是好不精明。可心中着实有些疑惑痒的难耐,便也豪气地点头答应了:“你莫要让我摘下面具,除此之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何?”

他有一搭无一搭地摇着手中十二股素面未妆折扇,微微笑着接话:“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微微探起身子道:“那我先问。”

秦汐做了一个“请说”的手势。

“若说你能看到结界所在,皆因那结界中染了我的血色,还未来得及消散,但我一直不知道,那日你是如何破了Chun风十里的结界进去的。”

秦汐一笑,抓住我的手,轻轻按在他腰间,我不知他要做什么,老脸脸一红,刚要抽开,就摸到一个剑柄。仔细看去发现只有剑柄。

我轻呼:“承影?!”

承影剑是古来十大神剑之一,与我怀中的鱼肠其名。承影神奇之处在于它剑气封喉,却见不到剑身。每每日夜交替之际,现形,又在更迭之后迅速消失,击杀万物于无形。据说此剑最后一位主人是深居玄洲的一位太玄仙官,后那位太玄仙官受难,此剑便流落江湖在未出现。有传言罹国的亡国之君曾佩带此剑,最终被东鲁灭国时缴获,后因平息分赃不均的怒火,又赠与晋国,但这些都只是传闻,却不想此剑如今竟在秦汐这里。

秦汐勾起嘴角点点头:“我想到你会些奇门异术,定也知道神器可破结界一说,纵然你不来问我,也能猜到个大概。现在该我问你了,”他顿了顿,一双眼睛中却没有任何询问的惑色,我忽然觉得有些不安。

“为什么你的伤口可以瞬间愈合,不留伤痕?”

我送到一半的杏仁停在嘴边,一时间不免愣住。

我之前提出出去摘掉面具,我知无不言,是因为我觉得除了被人看到面容,我毫无对别人隐瞒的人和事。我没有记忆,没有过去,像一片白纸一样没有任何利益。于是我完全忘记了身体中那支世间皆求而不得的宝贝,曼珠沙华。

一代君王,除了权倾天下,他还需要什么?

大概就是长生不老吧。

曼珠沙华,恰巧有活死人肉白骨之效。虽不是真正的起死回生,但也可以保住Xing命不必,比如现在的我。而据远古秘术书中记载,曼珠沙华的宿主若能将曼珠沙华炼化到融会贯通的地步,可一人敌千军万马,吸魂屠人。十分可怕。

秦汐是太子,未来的君王。

我低下头,又缓缓抬起:“老头闲着没事,在山里炼丹,拿我做试验品。我也不知道他哪种丹药显灵了,就变成这种体质了。”

“老头是谁?”

“义父,你口中的墨先生。”

“......”

.

秦汐的屋中挂了一幅新的画作,便是我们二人初见时,我的带着面纱时的模样。我一眼望上去便知道是我,委实是他画得太过逼真,尤其那一双眼睛,如活的一样。

今日我在他屋中等他口中所说,太阳下山前就会到来的消息,闲来无事,在他的提一下,靠在一张美人靠中,吃着杏仁,看他为我描一幅丹青。我不知道他画来画去有什么意思,但左右我也无事可做,又吃着人家的杏仁,被画一幅画也没什么损失。

秦汐描画的时候很专心,偶尔我说话,他搭个一两句,一样在严肃时毫无表情的脸却有中精光乍现的锋芒,让人移不开视线。

我又吃了两粒杏仁,甜中带苦,味道千回百折,极是氤氲,在秦汐再一次抬头时,我迎着他的注视道:“我之前是骗你的,我不知道该怎样说实话。”

他微微一怔,点点头:“什么?”

“就是我为什么会没有伤痕这件事。你告诉了我你的承影,想必也是极秘密的事吧,你告诉了我,却不怕我偷走,也不怕我把消息告诉别人,你很坦诚。我却没有你坦诚,实在是......”我不知该说个什么词好,掂量了一番,捡了个无关痛痒的“太不好了”作为结束。

秦汐已经低下头,手中的画笔盈盈松松,行云流水画完一笔后,又望了望墙上挂着的那幅我的画像,带着一丝有些困惑的笑意,轻声道:“我大概已经知道了,你不说,不是你的错,不必在意。”

大概知道了什么?我想要追问,却下意识隐隐觉得不问才妙。

.

今次来请饭的丫鬟与以往不太一样,并不是在门口问候秦汐需要不需要什么特别的菜式,而是直径进了屋,反手便关了门。秦汐正在摇着扇子,对着那幅新描好的丹青扇风,闻声根本没有抬头。我讶然道:“西钥姑娘,你这人皮面具做得可真逼真。”

阅读全文
惊鸿舞

惊鸿舞

五星好评,作者文笔深厚,有大家之风,剧情跌宕起伏,说实话,这本书和(驱鬼道长)是我看过最好看的两本书。

作者:聖鍩 类别:仙侠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惊鸿舞》主角沙华曼珠大结局免费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