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剑法无弹窗完结版 羽羽晔在线阅读精彩试读免费试读

无双剑法无弹窗完结版 羽羽晔在线阅读精彩试读免费试读

时间:2021-06-02 03:48:54编辑:莲藕猪脚人气:

《无双剑法》为郭兴聘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自从帮主失踪,“丐帮”已闹得分崩析。任奇与他一帮亲信,欲自立帮主,众人未见三宝,自然不服。但任奇有“巨灵教”的人为他撑腰,帮内人 ...

无双剑法

推荐指数:10分

《无双剑法》在线阅读

《无双剑法》 第八章 消魂连连(下) 免费试读

自从帮主失踪,“丐帮”已闹得分崩析。任奇与他一帮亲信,欲自立帮主,众人未见三宝,自然不服。但任奇有“巨灵教”的人为他撑腰,帮内人众奈何他不得,只好四处流散。

江长老乃“丐帮”掌棒龙头,见掌钵龙头刘长老不明不白死去,心中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

老帮主失踪,任奇未现三宝。若让姓任的继行二十八代“丐帮”帮主,乱了帮规,恐怕将来在江湖上也难得安窑立命。

但公开反对,于已不利。刘长老就是公开反对任奇任帮主而死的,由不料是被任奇的那帮人暗算的。

江长老思来想去,此时帮中七袋以上长老,十有八九离开了“丐帮”,都是为了保存实力,左思右想他也就毅然离开“丐帮”。

那一日,打这山下经过,与刘纹龙不打不相识地交上了朋友,就在山上落草,做了二头目。倒也安然自在,只是忧心“丐帮”存亡。

“今日一见帮主,还是‘百叶神丐’的老样子,实乃万幸。托列宗列祖的洪福,天不灭我。“丐帮”,哈哈!”江长老说得哈哈大笑。

“你可知道开封方面的消息吗?”

“自然知道,”江长老点了点头,道:“我在开封设有眼线,不断有消息传来,跟随任奇的人,越来越少。尤其是‘巨灵教’在‘丹心寨’受挫以后。”

原来,江湖武林道上,一直谣传“巨灵教”是无人敢招惹的大教,各门派畏之如虎。现在看来,还是有人敢于老虎头上拔毛,因此,各门派精神振奋!又听说帮主也在“丹心寨”,任奇那帮人原有五百多人,现在只剩下一二百人了。“巨灵教”也无心插手,只好任其自生自灭。

那边一席,谢羽晔也在禀告师祖剿灭“巨灵教”的计划。

“我在江湖上行走了这么几年。”顺竹道人说道:“听说‘巨灵教’教主名叫姜铁庵,外号‘吸血僵魔’,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此人武功如何,一般人都不甚了解。只听说他的‘巨灵魔刀’举世无双,加之‘万血煞功’怪异莫测。”

谢羽晔遂把他已派人去贺兰山“巨灵教”总坛,直探内情的事情告诉了师祖。

“令人不安的是,‘巨灵教’总坛究竟何等凶险,派去的人,可否能和身而归?”羽晔道。“晔儿忧心重重,去的人既是自己请命而去,自量有一定胜算,他竟不知凶险?不是撑船手怎敢去江湖。我想明天亲自去一趟贺兰山。”顺竹道人笑道。

“师祖万万不可!”羽晔连连摇手,急道。

“何以不可?”顺竹道人望着他笑道。

“师祖若有闪失,”羽晔是快要哭起来,无灵可从来没有看见过羽晔可哥这般猴急。

“怎生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师伯和父亲啊!”

“师祖,何不等苟大侠回来以后再去。”司徒蕙怜轻轻说道:“那时候,您老人家心中有数,是有备无患么!”顺竹道人凝目看了她一眼,心道:“这个娃娃说话极有分寸,话中还有点份量,看不出他小小年纪,颇有心计。”当下笑了笑。

“姑娘,既然有备无患,我又何须去探险。再说,我担一分险,苟奴就可说法少受一份惊,多得一分情况,缩短了探察的时间,更可以免却打草惊蛇之虞。这一举两得的事情,老道又何乐而不为?晔儿的事就是我的事呀!”

“师祖高见,怜儿思虑欠周!”蕙怜莞尔一笑,说道。

“第二天,谢羽晔诸人继续上路,又增加了一个江长老,路上气氛更加热闹。

顺竹道人独自去贺兰山,临行前,尹继维告诉了他与苟奴的联络暗号。

刘纹龙还是留在小崃山作后应。

一等候沿着黄河岸边,顺流而下,走洛阳过郑州直抵开封。近了中牟县,沿途已暗暗有“丐帮”的人接应。

略一打听,知道任奇他们不在城里。任奇把总舵没在开封郊区一个地主庄园里,近期似乎有所动作。具体情况,任奇以下的人,俱不太清楚。

似乎这任奇心机不弱,时刻戒备,生恐有变。经常派人去“巨灵教”求助,那边只是要他不要轻举妄动……

谢羽晔他们偷偷住进了一间小旅店,尹继维和江长老趁夜去开封分舵。分舵舵主姓杨,与尹、江二人颇有交情。江长老的眼线,就是在他那里具体联系的。

晚饭已毕,谢羽晔邀马鸿凡去任奇的庄园走一遭。二人换上夜行短靠.嘱咐众人在旅店休息,他俩由一“丐帮”弟子带路,急急向开封郊外奔去。

这家庄园占地面积不小,周围有七八尺高的围墙,里面古木参天。庄园内外遍布暗桩。

二人轻登巧纵,身如轻烟般神不知鬼不觉地飘到了庄园大厅的檐角下。他俩倒拄金钩,把头伸进大厅。

只见厅中十多个人正盘膝坐在草垫上议事,上首-人虬髯短髭,年纪三十多岁。谢羽晔心知他乃任奇无疑。

“去各地分舵联络的人都回来了没有?”任奇问道。

“均已回来,”下面一人道:“只是情况不太好,有的分舵没有人,有的分舵不愿意,只有两个分舵已派人前来。”

“开封分舵的杨舵主没有来吗?”任奇问道:“哼,狗东西还在等尹继维回来,干脆连他的分舵一窝端。”

“他似乎对我们戒心极重!”旁边一人道:“时刻怕我们端他的窝子。”

“他应该识时务,哼!”任奇冷哼一声道:“我们要在这开封呆下去,还能容得他吗?

大家听着,从明天起,凡在开封的‘丐帮’弟子,除了我们的人,一个不留,或杀或囚首先从开封分舵开刀。王长老你准备去接管开封分舵。”

坐在他右侧的玄衣中年汉子,连连点头道:“是!”

“‘巨灵教’的人什么时候到?”有人在他后面轻声问道。

“他们已经来了!”任奇朗声道:“只是未现身,明日会相机援手的。”

谢羽晔听得心中一愣怔,连忙凝神静察周围动静。除了马鸿凡的微微的吐气声,并无异动,心中猛然省悟,这是任奇在虚张声势,为帮中弟子鼓气。这人果然心机不弱,连他谢羽晔都险些入彀。

再听一会儿,都是议论帮中事务。谢羽晔用“蚁音传声”对马鸿凡道:“我们走吧。”

二人回到旅店,尹继维和顾全正在屋子里,边喝酒边等他们,旁边还坐着一个五旬以上的老人,想是开封分舵的杨舵主。

尹继维看他们进屋,急忙起身,笑呵呵的给他二位引见。果然来人是杨舵主,谢羽晔和马鸿凡双双拱手一笑。

“开封分舵敢于和他们周旋这么多年,不容易啊!”二人齐声说道。

确实,开封分舵是”丐帮”中实力最强的分舵,加之杨舵主武功高强,又兼足智多谋,任奇不敢得罪他,只是千方百计笼络他,意欲收为心腹。杨舵主却不为所用,软硬不吃,任奇甚至蓄意制造内哄,欲置杨舵主于死地,均被杨舵主一一识破,暗暗地避其锋芒,与任奇形成了貌合神离的状态……

“他们确实放心不下开封分舵!”谢羽晔笑了笑,说道。遂坐下来,把刚刚探到的情况,详细的对三人说了一遍,三人忍不住大笑。

“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杨舵主笑道:”他原来还有四五百人众,加之归服他的几个分舵,凑合起来,人数怕也有一二千人。至于是不是真个愿意为他卖命,就很难说。如今更是人心涣散。自从‘丹心寨’之役后,听说尹帮主已在‘丹心寨’露面,任奇总舵的人,已散去了一大半。”

“我料他长此下去,会成光杆司令,不得不狗急跳墙,动武力火并开封分舵,以此稳住人心!”

“你们开封分舵有多少人?”马鸿凡道。

“聚在分舵的明里有三四百人。”杨舵主道:“多数分散潜伏在开封府的周围地面,总数有二千人。”

“任奇可否知道你的真正势力?”谢羽晔问道。

“他不知道。”杨舵主道。

“他想他应该是不知道的,”谢羽晔深沉地点了点头道:“他要是知道你的真正势力,就不会明天来围歼开封分舵。”

“明天是否将开封分舵的人马集中?”顾全望了羽晔一眼道:“包围任奇的总舵,一举聚歼!”

“他们只怕有‘巨灵教’的人来接应!”马鸿凡皱眉道。

“没有!”谢羽晔似有成竹在胸,笑道:“你听他瞎扯,那是他为自己部下鼓气,至多暗中伏有几个高手罢了……”

众人并未注意他的犹豫神情,正自聚精会神地边喝酒边计议明天的具体做法。末了,谢羽晔把他在庄子周围巡察的事说了一下。

“我和马大侠今晚在任奇的庄园周围巡视了一遍,发现那地方僻静。庄后有一片小山,山上林木葱郁,恐怕有暗道与庄园相连。”

“谢大侠真是心智过人!”杨舵主忙不叠连连点头赞许道:“庄中确有一条暗道直通后在的树林子里,鲜为人知。出口周围有四株大树。周围茅草丛生,难以被人发现。”

“好!”谢羽晔肃然道:“就请杨舵主立即把开封分舵所有的人,集中起来,以一百人包围后山树林。由马双侠和顾大侠带领,守株待免,余众-半人包围庄园,一半人潜伏四周,谨防他的援兵。由杨舵主和江长老带领,-旦发现援兵,立即报告我们。”“这次围歼,重点在任奇和帮‘巨灵教’余孽,尽量戒杀。连任奇他们也是最好生擒活捉。‘丐帮’弟子,最是讲究仁义,一旦大开杀戒,有损‘丐帮’声誉。一旦得手,立即召开大会,宣布恢复‘丐帮’旧制,由尹帮主主持整顿帮务。”

话毕,眼光在众人面上扫了一遍,见各人脸上俱呈一派钦佩赞许的神色,心中甚喜。

第二天天近晌午时,开封分舵的人已齐集城门外,接谢羽晔昨晚的调遣各行其事。

谢羽晔一路直奔任奇在郊外的庄园。中途有内线报告,任奇的人也已聚齐,正在等待外边两路人马。

谢羽晔他们急急赶路,力争跑在那两路人的前面。离庄园不过七八里地,小半个时辰就赶到了,正欲包围庄园,此时,庄门大开,里面有三三两两的人走出来。谢羽晔这边的人一声呐喊,声震天响,呈扇面形朝庄子包围上去。从庄门里出来的人,见势不妙,急急龟缩入庄,迅急将大门关上。只听-声娇叱,众人不及细瞧,一条人影已自院墙上闪入庄里。

谢羽晔看得清楚,是无灵当先纵身入内,心道:“无灵妹妹就是急性子脾气!”

心思之间,庄门复又大开,无灵朝众人一挥手,人如流水般涌进庄门。后面的等不及,纷纷跃上院墙。

谢羽晔几人被“丐帮”众弟子簇拥着,步入庄门,只见双方已势成对立。厅门前面站着任奇,只见他不慌不忙双手一拱。

“来的敢莫是开封分舵的众弟子么?”

尹继维跨前一步,未承开口,先打了一个哈哈,道:“任长老别来无恙!”

任奇原是帮中八袋长老。见到尹继维心中一惊,旋急也堆起满面笑脸。

“尹帮主-向可好!自从帮主失踪,想得弟子们好苦啊!”

尹继维又是哈哈-笑。

“任长老恐怕想得连觉也睡不安稳吧!”

尹继维话音一落,这边帮中弟子又笑又闹的鼓噪起来:“想做帮主!帮主梦做多了!想打狗棒法!”

任奇好不尴尬,他倒还沉得住气,遂正色道:“你们有没有规矩,竟敢在帮主面前胡闹,掌棒龙头!”

“属下在!”旁边一人趋前一步,连声答道。任奇面色一寒,立即下命令:

“把那些大喊大叫的人,赶出去!”

“是!”

“慢!”尹继维一声冷笑,道:“谁封你的帮主,可有三宝现面?”

“帮中弟子推选暂代帮主之职!”任奇并不示弱,朗声道:“在未交接之前,我当履行帮主之职!”

这家伙心机灵敏且善辞令,几句话居然把动乱的局面稳住。众人面面相觑,无言以答。

谢羽晔瞧他气质不凡,可惜入了邪道,要不,还真有些儿帮主风度,当下挺身而出。

“既是众人推选,如何不服众望!”谢羽晔朗声道:“弄得‘丐帮’四分五裂,帮务一蹶不振!”

羽晔说话的意思很明显,你既是大家推选出来的,为什么众人都会出走?明明是篡夺帮主之位。这句话说得他瞠目结舌,换了他人,决计无言以答。但,任奇岂是等闲之辈可比。

“你是什么人?”任奇望着谢羽晔,正色道:“岂敢肆无忌惮地出言干涉我‘丐帮’事务!”

“在下谢羽晔!”谢羽晔鄙夷地冷笑一声道:“受‘丐帮’帮主,‘百叶神丐’尹继维之请,协助清理门户,消除‘巨灵教’在‘丐帮’的余孽,替天行道,并无干涉‘丐帮’内务的说法!”

此言一出,众皆晔然!连开封分舵的‘丐帮’弟子都好生振奋。天下闻名的谢大侠到了,“丐帮”光复绝非空话。人的名树的影,任奇听他说是谢羽晔,心中一阵悚然,说话言词居然吞吞吐吐,含混不清,口中喃喃呐呐。

“尊驾是谢……谢羽晔,在下……有礼了!”

“谢大侠是天下各门派剿灭‘巨灵教’的盟主。这次承我的情,顺道来‘丐帮’助我整顿帮务,清理门户。你还有什么话说?”

到了此时,任奇已知大势已去。

“既是尹帮主整顿帮务,”任奇硬着头皮说道:“任某礼当让贤!”

“让贤?哈哈!”尹继维哈哈大笑,道:“阁下居然不怕闪了舌头!刘长老不明不白地暴病身亡,江长老被迫离开‘丐帮’。连开封分舵的杨舵主,也时时受你的要挟。谁推举你代理帮主之职?为了得到打狗棒法,你不惜卖身投靠‘巨灵教’,借‘巨灵教’的魔爪,将我劫持到‘玉珠洞’,胁迫我交出三宝达五年之久,今日居然还说要让贤!哈哈!”

这番话,是公布任奇的罪状,听得任奇面红耳赤,他毕竟是顽固不化之徒。略约思忖,心一横,恼羞成怒竟自强词夺理起来。

“刘长老之死,你被‘巨灵教’挟持,与我何干何系!今日你当众血口喷人,平白无故地诬赖我,是何道理!”

“想赖帐吗?”尹继维正色道。

“你有何证明!”任奇冷哼一声道:“说我害死刘长老,绑架你去‘玉珠洞’?就请出示于众,大家理论!”

“刘长老极力反对你作帮主,第二天就死了,这不是证明?!你既自认帮主,当然需要三宝,难道不是铁证如山?”

“就任帮主信口雌黄地瞎说-通,”任奇冷笑-声道:“我也可以说是你害死长老,今日受‘巨灵教’委派欲夺帮主之位,那又怎么说呢?”

“你……你说得好!哈哈!”尹继维哈哈大笑道:“咱们就见个真章,你来会会我的打狗棒法。”

“你的铁狗棒呢?”任奇笑道。

“在你手里!”尹继维道:“咱们不妨各人持真假打狗棒,尽施打狗棒法,谁赢了谁做帮主,如何?”

“好!”任奇出人意料地欣然允诺道:“咱们就在打狗棒法上讨个公道!”

说话之间,任奇已将打狗棒握在手中。那打狗棒果然通体碧绿,光华闪耀。众人看他握棒在手好生忿忿不平。

尹继维并不答话,随手也拿了一根打狗棒,与任奇手中所握一般无二,只是光华程度稍嫌不足而已。

二人双双握棒在手,横棒胸前,起首式也大致相同。那任奇乃“丐帮”八袋长老”,心智不弱,帮主的打狗棒法他看过不止-次,自然细细琢磨过其中的奥妙,岂止是起首式,就是棒法皮毛也知之甚多,当下两人战在一起。打狗棒法乃“丐帮”历代帮主不断精研删补,提取各式武功精髓,日积月累参详凝练而成,几乎花去了历代帮主大半生心血。它招式精奥无比,看起来只有九招,一招九式,动作似慢实快。它要求一招之内,同时施出九式,使人防不胜防。

任奇也算能人之列,居然勉强应付了两招,但已是心劳力拙。

打狗棒法就在它的变化莫测:时而静立当场作乞怜之状,显示乞丐本色;时而横扫直戮,凌厉迅急,乃杖法之真髓;时左时右,忽快忽慢,上下无状之变化,端的使人无法适从。

两招之后,任奇突然身形一扑,蓦地拳脚齐施,有如母狗练泥,又如飞龙绞水,向着尹继维下三路尽力施为。

谢羽晔看得真切,这乃是“滚龙神拳”招数。他曾闻尹继维提及这任奇的“滚龙神拳”

妙绝寰内,乃是他的成名绝活,他想,敢是任奇把“滚龙神拳”的精妙招式,夹在打狗棒法中使出,意欲防而不备地置尹继维于死地。羽晔此时心念电转,欲用“蚁音传声”向尹继维发出警告,又恐扰乱他的心神,虽然老哥哥未必落败,但他不知这打狗棒法究竟深到什么程度。

先前在“玉珠洞”后来在“四海武会”他几次想与老哥哥的打狗棒拆招,后来一想,打狗棒法毕竟是“丐帮”镇帮之宝,断乎不能轻示于人,又何必强人所难,也就作罢。在“丹心寨”,虽看过老哥哥与苟奴交过手,但当老哥哥将他所授的点穴手法夹杂施出,显然庞杂不纯。谢羽晔要见识的是纯正的打狗棒法。

他平生酷好研究各派正宗武功,此时倒是见识绝招的好机会,如此一想,谢羽晔打定主意先不开口,万一老哥哥不济时再说。

这时,场中形势大变,只是尹继维,有如老魔叼小鸡般的,离地二三欠盘旋腾跃,手中打狗棒已不似先前的削、劈、圈、转的扫式,而是直进退的刺、戮,点、推。

原来,九招打狗棒法中,既有进击又有防御,把刀、枪,剑、鞭等各门兵刃攻卫的身法步法,尽数纳进,包罗万象。九招之中不分前后,何等兵刃就施什么招式,有如医生用药,因人而宜,随机应变。

尹继维见任奇把“滚龙神拳”招式渗杂在打狗棒法中施出,立即见招拆招,身形盘义旋窜纵。

尹继维施用盘旋身法,颇耗内力。好在他们习练“紫府神功”之后,内力大进,此时施展开来,毫不费力,潇洒自如。

任奇的“滚龙神拳”招式揉合在打狗棒法中施出,虽然奇绝,奈何对手在他头顶盘旋进击,弄得他无计可施,着着被动,处处挨打。

忽然,尹继维猛发一招“梅花落地”,招出九式,快如闪电,尽数在任奇身上招呼下来,自顶门“神诞穴”至脚下“涌泉穴”,全身上下九大穴位,瞬息一一受制。

任奇顿时目瞪口呆,动弹不得。与此同时,尹继维以迅急不及掩耳之势,放凌云摄物手法,把真假打狗棒易位。待他静立当场,只见他双手抱着那碧绿闪光的打狗棒,喝道:“任奇,你服也不服?”

任奇满头虚汗,讷讷不语。

尹继维正要宣布恢复“丐帮”旧制,忽听得门里发了一声娇滴滴的脆声:“‘百叶神丐’的‘打狗棒法’,果然造诣不凡,待姑奶奶领教几招,还望老化子不吝赐教!”

“教”字音未落,人已站立当场。众人眼前红光一闪,只见一红衣少妇婷立当场,身上珠光宝气,粉面带煞,眼如秋水,面若桃花,端的是妖艳无比。

身形稍稳,旋即右手食指微微伸缩之间,眼见阳光照耀中几点银光闪动,自那红衣少女指端疾射而出。

谢羽晔心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早巳暗暗发动真力,护体罡气布遍周身。眼见红衣少妇右手食指微动,心知有异,说时迟那时快,急步闪身护在老哥哥身前。他有护体罡气,几点银光碰着他身边的罡气,纷纷落地,“叮当”微弱声中,谢羽晔展眼一看,心中一寒,原来是几尾细如牛毛的银芒。它比邬思敬的梅花针显得更加细小,屡是淬毒暗器。

红衣少妇不禁心中一愕,她的“地幽无回芒”竟然伤他不着!要知这“地幽无回芒”可称得是暗器之最,体小力劲,出手无声,伤人于无形之中。方才谢羽晔若不是全神戒备,恐怕也难以发现。

这是她从无失手的成名暗器,她心中好不懊恼,连连恨声道:“阁下莫不就是人人赞不绝口的谢羽晔!”

谢羽晔正恼她暗器歹毒,手法卑鄙,老哥哥险些着了她的道,于是冷冷望着她,面若寒霜。

“是又怎样!有本事明枪明刀见真章,何必偷施暗算?”

红衣少女并不着恼,盈盈一笑道:“尊驾快人快语,果然有大侠之风。在下红绫乃‘巨灵教’护法夏狐的门下弟子。”

谢羽晔心道:“果然任奇已为‘巨灵教’控制!难道这个女人已经制服了他?”

“‘巨灵教’四处插手,意欲何为?”

“我不管那些”红绫女冷冷地说道:“只是为报伤夫之恨!”

谢羽晔听得心中一怔,道:“呵……他是你丈夫!那好吧,咱们就对这笔帐作一了断!”

当即左手托在右手肘端,静观以待。红绫女再不发话,右手已握着一条红绫带,将红绫轻轻舞动,向谢羽晔身上招呼过来。只听这红绫呼呼生风,顿时把谢羽晔笼照在一片红云之中,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谢羽晔识得其个厉害。这看似软绵绵、轻飘飘的一段红绫,上面却真气贯注。遇着兵刃,如柳絮飘风无处着力,若扫在人身上,有如钢鞭击体,轻则皮破肉烂,重则碎骨断筋,震碎心脉而亡。

只见他双掌一错,发出一股软绵绵的内家真力,和红绫缠在一处,意在将红绫绞碎。红绫女当即把红绫带用力一摆,那红绫似长了骨头,竟然笔直如枪,避开谢羽晔的绵掌,疾如飘风似的斜刺过来。

羽晔微微-笑,闪身躲开来势,随势一转,身子已到了那女人的背后。红绫女也不转身,就势把绫带一甩,枪又成了带,向羽晔身上圈。谢羽晔倒没有想到,她变招这般迅捷无伦,当即双手食指连点,“嗤嗤”之声不绝于耳,真力透指把红绫戮了无数洞眼,刹眼红绫变成了红花带,再也不能使用,气得红绫女随手将红绫贯劲掷出,手中已多了一把峨眉钢刺。谢羽晔刚跃到一边,钢刺已经递到胸前,他急忙吞胸缩腹避开来势。就在钢刺招式用老,急待变招的刹那间,谢羽晔身子偏转,反手一招“回风拂柳”,向谢羽晔腰肋拂去。

乃是两败俱伤的打法,谢羽晔若不闪避,必被钢刺拂中。腰肋骨骼碎裂,红绫女“肩井穴”也要受制。红绫女显得取胜无望,想拼个鱼死网破。

谢羽晔当然犯不着赔这个老本,只见他缩手后撤三尺,避开刺锋。左手作势点向她手腕“阳溪穴”。其快无伦,尤可闪避。岂料她左手推出一掌,击向羽晔右手,心想你点我的右手,我就击你的右手。

按招式而论,她击出一掌时劝力,击在羽晔手背上,又是出其不意,羽晔定要吃亏。只是二人相差太远,红绫女这作势的一掌,非但没有击伤对手,相反,在双手相触的一刹那,红绫女只觉一股刚阳的力道自谢羽晔手背奔涌而出。羽晔左手去势丝毫没有受阻。正正点着厂她的“阳溪穴”、

反弹与点穴,前后不过弹指间的事。红绫女被他刚猛的力道弹出丈外,心中气血翻涌;手腕“阳溪穴”受制,一阵酸麻,钢刺把握不住,“铮”的一声,钢刺落地。红绫女也顾不得理会,立即运功调息。

谢羽晔并不跟跟踪进击,仍是静立当场,冷冷地说道:”如何,咱们就此了断,或约期再斗?”

红发绫女气得两眼冒火。

“小子不必猖狂!”红绫女恨声道:”姑奶奶今天败在你手,日后必报此仇,走!”

“走”字出口,大厅门廊已有四五人纵身而起,纷纷向院-窜去。红绫女更不怠慢,拧腰缩膝,斜斜向院墙上纵去。谢羽晔毫在不意,倒恼了旁边的凌无灵,只见她纵身而起,欲向后面追击。羽晔急忙喊道:“珑妹回来!”

无灵听羽晔呼喊,右脚在院墙一点,急急驰回,老大不高兴,站在一边,撅起了樱桃小嘴,心道:“对待巨灵贼用不着心慈手软,你偏顾虑重重,心存仁义。此时不擒获他们,等于放虎归山,必有后患!”

忽然,谢羽晔撮唇长啸一声,啸声尖利,破空振荡,送到后山树林里,守株待兔的马鸿凡、顾全等人听到,知道庄中有逃遁之人待歼,立即留下部分人原地不动,其余紧跟马,顾二人向庄后扑去。

正好,红绫女几个仓惶逃向这边,马鸿凡和顾全分为两边围了上去。红绫女并不打话,身在空中,一把“地幽无回芒”出手无踪,无奈她身在空中,心中性急,挥手之间,马、顾二人已然警觉,他俩都是江湖老手,焉能作她的道儿,只见他们双双一招“一鹤冲天”,离地二三丈,“地幽无回芒”,自脚底闪过。

他们躲过了,“丐帮”众人却未能幸免,听得身后“啊呀”几声呻吟,倒下了七八丐帮弟子,二人顾不得救治伤者,各持兵刃围红绫女,红绫女手无寸铁,哪是二人对手,吓得她心惊肉跳,拚死徒手接了两招,忽然耍-个花招,右手用手一挥,二人以为她施暗器,急急回身躲避。其实她的“地幽无回芒”方才已尽数出手,此时不过是虚招,想趁二避之际,身形打横,斜刺坚抱头鼠窜。等到马、顾二人醒已追之不及。

任奇趁谢羽晔与红绫女恶斗之际,冲开了穴道。也尹继维念他是“丐帮”长老,一时心念慈悲,点穴时力道有分寸。他冲关之后,眼见红绫女落败,情知大势已去,自己害死刘长老,罪孽站立中央,朗声宣布恢复“丐帮”旧制,对跟随任奇的人,一般从轻发落,有恶行者一律废除武功,赶出门墙;余众分编到开封分舵,又从开封分舵中抽出一部分编入总舵。

正在忙碌之时,杨舵主派人带来口信,有两个分舵的人正向这边走来,意图不明,速请帮主发落。

尹继维走到羽晔身边,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转身带着部分开封分舵的精干弟子,朝庄外奔去。

那两路人已到近前。

“来人是哪个分舵的,请舵主出来讲活!”尹继维朗声道。

来人见是“百叶神丐”尹继维,俱是一愣,立刻有两人越从而出,对老帮主躬身施礼。

“尹帮主别来无恙,属下中牟分舵舵主王求实,封丘分舵舵主齐正连,叩见帮主!”

尹继维一见他们二位,心中暗忖:“此二人过去是忠于我的,为何今日助纣为虐,居然越众赴援任奇,其中颇有蹊跷,须要小心应付!”心中如此一想,用眼睛暗示杨舵主和江长老小心戒备,当下双手抱拳还礼。

“二位远道来此,不知意欲何为?”

“自尹帮主离开‘丐帮’后,”王求实道:“任奇主持帮务。昨日属下奉任奇之命,要属下带领作舵弟子来总舵议事,并无他意。”

“任奇乃‘巨灵教’奸细,现已被我除去。‘丐帮’恢恢复昔年面貌,杨舵主升任长老,替代刘长老执掌钵龙头议事,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任奇是‘巨灵教’奸细,不知尊驾有何凭证?”后面有人大声问道。人骄横地冷然说道。“你们说,是吗?”

王求知齐正连听一问,神情颇为尴尬,轻声说道:“是,我们的事不用别人插手。”尹继维好生奇怪。

“难道你们不是‘丐帮,弟子吗?你们要欺师灭祖吗!”尹继维严厉喝问。

“这个……是……”王、齐二人神情垂头丧气,说话也吞吞吐吐。

杨舵主实在看不过去,趋身向前,面对二人和颜悦色的说道:“尹帮主向来待你们不薄!

想当年你我情逾手足,难道今日要反目成仇!二位千万要三思而行。不要一时受人挟持而昧了良心,后悔莫及咧!”

一席话说得王求实、齐正连两人全身颤抖不已。那满面浊色的高大汉子,本是站在帮众弟子中间,此时,瞧他二人这副形象,见事不祥,连连说道:“二位舵主,用不着和他们罗嗦,我们回去吧!”声音不大,只他二人听得清楚。

王求实忽然双膝跪地,对着尹继维哀声道:“帮主救救我!”

猛听得一阵“嗤”“嗤”“叮”“当”之声,“嗤”声是锐器破空的声音。满面浊色的大汉,眼见王求实跪在尹帮主面前哀声求救,事不宜迟抖手甩出一枚蝴蝶镖。

就在蝴蝶镖迅急射向王求实,命在旦夕之际,另一枚石子“嗤”一声响,击向蝴蝶镖,“叮当”一声碰着正着,石子和镖双双掉落当场,发石之人正是羽晔。

原来江汉九见事有蹊跷,立即偷偷打发一个帮中弟子,回去报信,谢羽晔当即亲自赶到。

正好在神秘人蝴蝶镖出手,他已在尹继维身后,来不及说话,顺手打出一粒小石,击落了蝴蝶镖。

“阁下手段好生歹毒,想杀人灭口吗?”谢羽晔朗声道。

“你……你是什么人?”那人道。

“在下谢羽晔!阁下莫不是‘巨灵教’‘金雀堂’属下,丹堂主‘千佛手’邬思敬可好?”

那人听得心中毛骨悚然。谢羽晔自从“丹心寨”一举成名天下知,威名显赫的谢大侠已使“巨灵教”群魔闻名丧胆,何况谢羽晔一现身,即道破了他的真实身份。

谢羽晔何以知道此人来历呢?

原来,十二年前,追杀公孙翼秋和谢羽晔伯侄的五人中,就有这个人。幼年的谢羽晔受伤疼痛之际,对这几人印象极深,如今他虽长大成人,十多年前的印象仍然记忆犹新。

天网恢恢,今日狭路相逢,真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谢羽晔面照寒霜,一对黑黑的眸子精芒电射,利剑般刺在那人脸上,那人不寒而粟,机灵灵打了个冷战。这人毕竟是杀人如麻的魔头,冥顽不化,片刻惊慌之后,立即收敛心神,毫不隐讳地大声说话。

“在下正是‘金雀堂’弟子韩不雨,谢大侠敢莫要染指‘丐帮’事务!”

尹继维怫然不悦的大声说道:“放肆!谢大侠乃天下各门各派剿灭‘巨灵教’的盟主,你还不束手就擒,要与人动手吗?”

“没有那么容易!”韩不雨冷冷地说:“巨灵教’的人可不是任人宰割的软骨头。要想成擒,还得拿出点真功夫。”说话之间,手中已多出一柄四尺长剑。谢羽晔上前一步就要动手。“哼!杀鸡何必用牛刀,”尹继维冷哼一声道:“今天既然在我‘丐帮’,就让老叫花打发他上路吧!”话音未落,打狗棒已递出。

尹继维今天心情特别激动,多年来,压在“百叶神丐”心中的仇恨,自胸腔中喷泄出来,集成一股巨大的力量,贯注在他的打狗棒上。

只见他招式如排山倒般尽数施出,剑棒相交,韩不雨只觉一股强劲力道,自棒身传入,震得他心血翻涌,手中剑柄几乎拿捏不住。连忙急急稳住身形,运气相抗,腾身避开来势。

凭他高头大马劲力惊人的体魄,又仗着剑法精妙,心中想:三五招之内,老叫化还奈何不了他。即使招架不住,他还有一手上上绝招,就是开溜。“走!”

想是这么想,怎知今日事不遂人愿。老化子的棒法惊世骇俗,-招化着九式,展出漫天棒影,力道更是惊人,韩不雨居然躲避无方,闪身无门,狼狈不堪。到了尹继维的第三招“香炉生紫烟”,棒影弥天盖地的把韩不雨罩在俸影中,他只觉得无数根打狗棒在眼前晃动,密于烟幕,自己已是心劳力掘,他只想极尽浑身数把剑式发动以求一逞,冲开棒影编织的烟幕,掩护自己施出心中设计的上上绝招。

呜呼!韩不雨此时心有余力不足,剑式刚一发动,一片“叮当”声响中,“-!”-声,韩不雨连“哼”一声都来不及,就四肢碎裂,心脉震断。尹继维集心中之恨,又恼他暴戾,是以,用了十成功力,下手毫不容情。

这场拼斗,前后不过一盏热的光景。惊心动魄的场面,看得众人瞠目结舌!

尹帮主的武功大异从前,连谢羽晔也觉异乎寻常,暗道:“老哥哥的‘打狗棒法,真可谓前无古人。前几次都未见过他使得这样精妙威猛。看那韩不雨内力剑式死自不弱,竟然在他的打狗棒下走不过三招。真的让人大开眼界,可惜珑妹没有来!要不,非得凭添老哥哥不少麻烦。”当下,谢羽晔对尹继维躬身长揖。

“感谢老哥哥,为小弟报了大仇。此人正是当年随邬思敬追杀公孙师伯和我的五贼之一。”

尹继维哈哈一笑道:“如此说来,老哥哥今日是立了大功了,哈哈!”转面朗声道:

“中牟分舵和封丘分舵的众弟子听着,混在你们分舵中的巨灵贼子业已除其首,还有余孽贼党,立即生擒!”两分舵中的人一阵骚动,立即有五六人被缚,有两人企图施用韩不雨的上上绝招,立即被帮众杀死。

尹继维道:“很好!以后大家都要同舟共济,服从王、齐二位舵主的调遣。”——

阅读全文
无双剑法

无双剑法

《无双剑法》思构清晰,人物分明,剧情让人深入,给四星

作者:郭兴聘 类别:武侠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无双剑法无弹窗完结版 羽羽晔在线阅读精彩试读免费试读